搏彩网站 365bet
日本“核电神话”破灭 堪比43年教育账单甩给社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陈言/文 东电罪该万死! 2017年1月30日,东京电力公司使用特殊技术拍摄到了其在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内部图像,并测量了核污染数据,在4天后公布了部分内容。相当多的日本民众,在问到

  陈言/文

  东电罪该万死!

  2017年1月30日,东京电力公司使用特殊技术拍摄到了其在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内部图像,并测量了核污染数据,在4天后公布了部分内容。相当多的日本民众,在问到如何看待东电这家公司的时候,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愤怒从何而来?

  东电方面公布的数据是,2号核反应堆在2011年3月11日的大地震中严重毁坏,反应堆烧穿,融化的核燃料落入反应堆下部。在能够测量的范围内,炉内现在的放射量为每小时530希沃特。

  极大事故

  在放射量每小时530希沃特的环境内,人能够存活多长时间?仅数秒而已。使用机器人能工作多长时间?现在我们用的机器人需要通过通讯方式发出指令,机器人根据指令来工作。这样的机器人其电子元件等等在充分做了防辐射保护的情况下,也就能工作两个小时左右。人当然不能去炉底清理极度污染的核燃料,让机器进去处理,以目前的技术也十分艰难。

  

  始于1883年(明治16年)的东京电力公司,是支撑日本经济发展的最重要企业。一场核事故足以让这家百年老店背上数百年的债务。东电的最大错误在于四十多年前做出了上核电的决定,1971年3月26日让福岛核电站1号机组开始运营。核事故到来后,处理事故的费用,从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计算的费用看是21.5万亿日元,这个数目的金额已经超出普通人能够想象的范围,用个简单的比喻是:日本一个国家半年的财政收入。

  日本在世界经济中排名第三、人口有一亿二千万,这里的一家企业的一个事故,就要用去国家一年能够获得的税收的一半,相当于日本43年的教育费用。两代人的教育经费,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大的问题是,日本并没有存储核废料的地方。极度污染的核废料完全不能想象找个地方存放。

  

  民众对东电的极度愤怒,也只能留下一句话。在超乎想象、超越语言表述能力的罪恶面前,很多时候连愤怒都谈不上,一种无奈,彻底的无奈就挂在差不多所有日本人的脸上。但东电公司和日本力主推进核电的政治家除外,这样的企业、不少日本国会议员,今天也堂而皇之地说核电是必要能源、现在的核电已经很安全。

  至于东电核事故,虽然就摆在那里,东电对记者的采访几乎不会设定时间限制,只要记者问就会毫无保留地把信息拿到台面上来。但事故的严重程度在一天天加剧,解决变得愈发艰难,东电本身已经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处理问题。

  东电这家百年老店今后也会存活下去,但核电事故让这家老店永远失去了信用,虽然也在发挥重要作用,但核事故造成的罪恶不是几百年就能消失的,永远也抹不掉。核污染的影响半衰期需要1万到2万年,完全没有影响则是5万年以后的事了。回顾一下日本历史,有文字记载的日本历史,最多未超过二千年,东电的核事故罪恶有多大,和日本二千年历史比一比就知道了。

  东电熔融

  东电是做电灯起家的。

  1883年(明治16年),在东京主要点蜡烛,大户人家使用植物油油灯的时候,东电的前身东京电灯公司成立了,很快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一场革命。东京电灯公司像明治时期的很多日本企业一样,不仅生产电灯,还能发电,生产输电设备,再以后,其他公司的发电机做得更好,东京电灯便以发电为主,成为了一家发电输电企业,二战后,发电输电的业务虽有周折,但延续了下来。

  在日本发电输电企业中,只有东京电力以地方城市的名字命名,其他电力公司大都以某个区域为公司名称,比如关西电力、东北电力等等。东京电灯改为东京电力时,并没有使用关东电力这个名称,其对东京的贡献之大,对整个日本经济的影响,足以从名称看出几分。

  现在人们也还是对东京这个词非常的敏感。日本国家、几乎所有媒体,在2011年以前尽管对1986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非常重视,媒体做了详尽的报道,但谈到日本自己的核电站时,会话锋一转,认为绝对安全。日本有核电神话这样的说法。意思是不论发生何种情况,日本的核电站都是安全的,就算是出了大地震、火山爆发等意外事件,以日本的技术、管理能力,核电站不会出问题。

  日本电力公司每年会拿出3000亿日元的费用做广告。电力行业的总收入为15万亿日元,广告费用占了总收入的2%。电力评论家志村嘉一郎在2011年出版的《东电帝国其失败的本质》一书中说。

  3000亿日元的广告费用,能让日本所有媒体没有哪家会跳出来批评电力企业,特别是在核电问题上,东电等非常公开透明,哪怕和核反应堆没有什么关联,在管理上出了一点问题,有了小的差错,都会及时通知媒体,也接受媒体的监督。这样的沟通与监督体制,让东电等日本核电站在民众的好感度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去过东京的人,对东京靠近太平洋,有相当多的山林、海滩,很多地方人烟稀少该是十分清楚的,而且有媒体能用几十年时间反复谈一件事:核电清洁、安全。东京市民该是对核电不持反对意见。东京在日本用电最多,核电站特别适合在这样的用电大户、大城市建设,但东电在过去的四十多年时间里,在远离东京的福岛、新泻建筑了核电站,在隔了好几个县的青森县,与东北电力公司合作建设了核电站(目前尚未启用),东电从未设想过在东京银座或者新宿等用电量特别大、人员特别多的地方建设核电站。

  应该说,东电作为专业的核电厂家,比任何人都知道核电的危险与危害。

  2011年3月的大地震,当即让核电站发生了大事故。其后,东电打开大门,让所有事先登录的人都有资格参加记者会,记者会只宣布开会时间,接受任何提问,直到没有人提问题了,才结束会议。把能公开的信息都公开了。

  但是,在大地震过去的5年多将近6年的时间里,东电从未像2017年2月2日向媒体公布的那样,其调查了的2号反应堆至今每小时的放射量为530希沃特。在人们的记忆里,前苏联的核反应堆事故已经非常的巨大,但数年后,核专家是带着录像机到反应堆附近做过相关的考察,走进去的人是能够走出来的,而福岛核电站以目前的这个情况,不用说人进去了,就是机器人也还是不能进去工作。

  在大地震发生了很长一段时间里,笔者去听过数次东电的记者会,从未听过炉底烧穿(熔融)这样的词。现在人们才知道,在事故发生后,很快就发生了熔融,只是东电没有发现,也没有预测到会如此严重。

  巨额费用

  日本政府计算出处理东电核反应堆的费用后,东电去查了炉底情况,发现情况比预想的要差很多,解决起来相当的艰难。

  很多时候,东电不怕处理费用巨高。越高就意味着东电绝对付不起。

  首先,核反应堆的拆除费用由谁来支付?核电站是东电的,核电站发电费用廉价,日本电力收费因为核电站的存在而一直保持在了比较经济合理的价位上,这是日本产品在国际市场具有竞争能力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在发现核电站很不经济,拆除核反应堆本来已经费用巨大,拆除发生事故的核反应堆,费用在10万亿日元上下,现在去向40年来的用户追讨拆炉电力费用,日本无人肯支付。

  东电现在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赔偿。核电站周边的土地、渔场已经不能使用,为了躲避核污染,几十万人不得不背井离乡。生活往往是和工作联系在一起的,一旦离开了家乡,也就意味着失去工作。加上土地、住房等等的赔偿,相关费用也有数万亿日元。同样以目前东电的财务能力,是绝对赔偿不起的。

  东电能否走破产之路?从法律层面看,东电能够存在是其有义务为东京地方提供稳定的电力。尽管在核电事故后,很多地方实行了用轮流停电等方式来分配电力的使用,东电没有完全尽自己的供电义务,但基本上还是能保证电力的使用。一方面要为东京供电,一方面企业已经破产,这样的矛盾日本法律是不准许出现的。东电今后也能维持下去。

  过去谁用过东京电力公司提供的电力,现在谁就有义务跟着东电去赔偿相关损失。这在今天的日本也行不通。

  效益归自己,损失大家担。东电核电站事故的处理方式,由于费用太大,也由于不能让东电走破产的路子,这样的负担方式成了不得已的一个选择。但这样的选择,也更加让人觉得东电这家公司罪该万死。

  日本的电力公司比谁都清楚,火电站、水电站一旦出了事故,处理事故的费用是能够计算出来,也能够处理得了,但核电不一样,核电一旦出了事故就是大事故,不仅几十年不能处理,而且费用也计算不出来,给出的天文数字也仅仅是个数字,想真的全部拿到相关费用,去从事相关的工作,那是不可能的。

  不仅私营的企业最后负担不起核电事故的处理费用,日本这样的经济大国,也同样负担不起。既然企业及国家都负担不起,那就可以挂起来,让问题摆在那里,大家谈、议论、争吵、动粗等等,但最后谁也不能让东电怎样。

  只要企业的生命还在延续,东电就在延续自己的历史,今后有可能成为有两百年历史的超级长寿企业,但是这样的企业在日本不少老百姓那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本文反复谈到的:罪该万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06 12:0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